在线炒股配资选择配资_配资杠杆十倍_炒股配资软件平台-报告:跨国数字流通与交易中存在个人信息泄露、数字平台垄断等安全威胁
你的位置:在线炒股配资选择配资_配资杠杆十倍_炒股配资软件平台 > 在线炒股配资选择配资 > 报告:跨国数字流通与交易中存在个人信息泄露、数字平台垄断等安全威胁
报告:跨国数字流通与交易中存在个人信息泄露、数字平台垄断等安全威胁
发布日期:2024-04-15 12:30     点击次数:98

  12月21日,在博鳌亚洲论坛举行的《亚洲数字经济报告》发布会上,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李保东发布了《亚洲数字经济报告》(下称“《报告》”)。他表示,明年博鳌亚洲论坛年会将重点讨论政府层面与企业层面如何推动数字经济发展,包括推动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以及进一步推动数字经济创新。

  《报告》测算称,亚洲数字经济在逆势中实现平稳发展。2022年,测算的亚洲14个国家数字经济规模达到12.8万亿美元,同比名义增长3.5%,占GDP比重为38.5%。产业数字化是亚洲数字经济发展的主引擎,占数字经济比重为80.6%,其中,第三产业引领行业数字化融合渗透,一二三产业数字经济占行业增加值比重分别为8.3%、23.1%和39.2%。

  《报告》指出,由于亚洲国家间数字经济发展进程差距较大各国推进数字经济的力度与合作伙伴的选择存在差异,亚洲经济体之间、行业之间、城乡之间数字鸿沟差异巨大,普遍存在宏伟战略和严峻现实之间的差距,实现数字化转型的目标仍有较大困难,因此亚洲国家间开展数字经济合作仍面临多方考验。具体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亚洲经济体间数字鸿沟仍然较为明显。新冠疫情加大了技术、人才、基础设施等多维度的数字化差异,加之数字规则尚未形成共识,区域间协同发展面临阻碍。尤其是对于经济相对不发达国家而言,数字化进程零散化现象仍然存在,如果不采取有针对性、系统性的措施来帮助其发展,数字鸿沟将持续存在并继续扩大,并制约以数字丝路为代表的亚洲合作框架下数字经济的深度推动。

  第二,数据跨境流动等国际数字治理规则体系尚未建立和统一。目前,国际上尚未建立统一的数字治理规则,数字治理格局呈现分裂化、区域化、碎片化特征。特别是,跨国数字流通与交易中存在个人信息泄露、数字平台垄断、网络攻击等各类安全威胁。亚洲主要国家数字化发展快于数字竞争、电子税收、跨境数据流动、知识产权、数字贸易和数字使用政策等相关领域立法和规则制定,国家间数字治理和监管水平差异较大,还缺乏明晰统一的治理规则和监管政策。

  第三,数字人才不足限制数字经济合作发展。对亚洲大多国家而言数字化人才紧缺,数字化人才培育受到培养模式陈旧且脱离产业需求、技能认证标准不统一、人才培养体系不健全、分布不均衡等多重因素制约,数字技术人才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提高,难以满足数字经济发展的需求。调研显示,大多数亚洲劳动者认为自己在数字技术应用方面并不熟练,数字化技能人才供给不足成为制约数字经济发展的关键因素之一。

  第四,“不让任何人掉队”(Leave no one behind)美好愿景尚未实现。受疫情、地缘政治、全球经济下行以及科技革命缺位等因素影响,大多数亚洲国家对应对长期全球危机准备严重不足,应努力加强基础设施和各种类型的合作(城市间、区域层面以及与国际组织的合作),支持建设可持续和具有数字弹性的社会,要积极采取包容性、多样性、普惠化、个性化措施,以确保所有人可以共享数字红利。

  针对上述困难和挑战,《报告》提出了四点建议:

  第一,要加强网络建设和研究合作,推动信息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积极推进全球光缆海缆建设,通过光纤和基站等建设,提高相关国家光通信覆盖率,推动当地信息通信产业跨越式发展。推广IPv6技术应用,助力“数字丝绸之路”建设,推动“云间高速”项目接入更多海内外多种公有云、私有云,实现更多亚洲国家端到端跨域部署。加强网络基础设施建设,强化亚洲国家在通信、互联网、卫星导航等各领域合作,探索以可负担价格扩大高速互联网接入和连接,促进实现网络普惠共享。共同推进4G网络普及、5G网络应用和6G网络研究落地,大力推进5G网络建设,积极开展5G技术创新及开发建设的国际合作,推动“一带一路”国家加强互联互通,提升亚洲数字互联互通水平。

  第二,通过解决方案提供、经验分享、园区建设等,加快数字化转型。共同建设可协作的商业框架和生态体系,推动发展数字技术,支持数字工业企业、中小企业和初创企业培育数字创业能力,为制造业农业、零售业、教育、医疗、保健、旅游和专业服务等领域提供数字化转型解决方案。加大政产学研在智慧农业、工业互联网、数字医疗等领域合作,推广领先国家在产业数字化、金融科技、共享经济等领域的发展经验。加快电网、水利、公路、港口以及铁路等与互联网、大数据等新一代信息技术融合,推动智能电网、智慧水务、智能交通、智能港口等建设。建立服务亚洲数字国家间经济合作的数字园区,打造跨越物理边界的“虚拟”园区和产业集群,促进线上线下深度融合。

  第三,充分利用多双边合作优势加深数字经济国际治理规则合作。利用“一带一路”数字经济合作、亚太经合组织、上海合作组织、东南亚国家联盟、中亚区域合作、阿拉伯国家联盟、数字合作组织等多边机制,加快数字丝绸之路建设,加强国家间数字经济战略对接,共同做好顶层设计和标准对接、规则制定。打造数字贸易协同发展机制和国际贸易治理机制,加强数字贸易规则多边磋商。以多双边平台为契机,共商共建共享亚洲数字治理规则框架,加快规则标准融合对接。开展多方与多边对话与交流,建立国际数据安全和保护合作机制,推动亚洲国家数据双向流动,共享跨国合作市场红利和技术红利。共同设立亚洲数字经济治理网,协作创造更加良好有序的监管和治理环境,进一步释放亚洲数字经济发展潜力。

  第四,强化政策扶持助力数字素养提升和数字创新体系建设。形成职业培训机构国际合作办学模式,培养实用型数字经济人才。以大学和企业为媒介,通过政府间、校企联合、定向培养等多种项目协同育人、产教融合,帮助亚洲国家建立适应数字经济发展的教育体系。建立亚洲合作的产学研一体化平台吸引人才,实现科研成果转化。探索构建具有亚洲区域特色的创新体系,构建多层次、多领域、定制化的数字创新服务网络,开拓应用研发、技术转移创业孵化、创业投资相融合的新型服务模式,支持企业探索新商业模式和产业化路径。